吴氏三代贞石良友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作者:吴欢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2 7:33:06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吴氏三代贞石良友

 

 

当世纪末写这篇数典念祖文章时,不禁悲从中来, 感慨系之先祖父吴景洲先生久归道山,家母新凤霞女士亦已辞世一年,家父吴祖光先生日渐衰迈。按说人世有代谢, 往来成古今, 亘古如斯。况“吾身一小天地, 使喜怒不愆,好恶有贝¨,正是变理的功夫。天地一大父母也,使民无怨咨,物无氛疹,亦是敦睦的气象。”但真到落笔排列文字时,又不免心颓神伤,凄然涕下。回首以往,“月正团圆,一片浮 生障翳。花才烂漫,九秋风雨折枝条

 

去年10月曾于福州举办“吴氏三代书画展”,据说为福州十几年来观众最多一次,亦可谓之轰动。同时在画展上销售我祖孙三代之作品集。有一位福州女士对售书小姐讲“吴家三代的书我买,新凤霞的书我不买。她长得太漂亮,我从小就迷她的戏,但是她命太苦,太可怜, 看了让人难受, 不吉利。” 对此,我并不抱怨,“心善而子孙盛,报固而枝叶荣。”我在家母去世后曾有怀母诗二首:“书香世代泽未休,尚有斯文一脉流 魄底沧桑挥洒尽,天风琅琅意悠悠”;“慈云一片下常州,家乡父老喜相酬,遥望天穹无极处, 凤栖霞蔚笑语柔”。先人往矣,我又来也1胸中耶一点怆怆然继往开来的临风豪迈,该是当仁不让了。

 

这里便要摆一摆我吴氏书香,一门忠厚的业绩,请读者诸公、各方神圣, 法眼一观,文脉渊曩“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传到我这里岂止五世。套句封建老话,这叫吴门香烟有托, 祖宗血食不绝。吴欢不才居然还在执笔挥腕,放肆为文。放眼望去,我儿吴龙子,亦将拍马而来。家母新凤霞在世之时,亦曾欣然色喜道: 我孙吴龙子, 曰后必成大器”。

 

这里姑且上追五世,或可说清吴氏的文脉渊源。

 

我家为江苏常州世家.太太公吴殿英,诗书画惧佳,清时曾为浙江平湖县令,因其耿直,未获提升,而终老任上。

 

太公吴稚英在常州乡试第一名,被清末洋务派领袖张之洞请去幕府任职,40岁便英年早逝。

 

公公(祖父)吴瀛,字景洲, 自幼智力超群, 诗文过人,书画皆精。张之洞念及与太公有共事之雅,将祖父召至其剖办之“湖北方言学堂”,学习英文专业,可谓学贯中西。

太婆庄还女士亦为常州名才女,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尤擅小写意花鸟,且有画作流传。庄家亦为常州大家, 太婆之弟庄蕴宽,堵末著名书法家,光绪十七年目 贡,历官江苏都督,民国审计院长(相当国家计委主任),后为故宫博物院理事,兼图书馆长,书法沉潜北魏,参以汉隶,尤善草书,名重当时, 中国书法大词典有载。常州画坛泰斗刘海粟先生家也与庄家有结亲之缘, 自然与我吴家也是交非泛泛。

 

祖父毕业之后, 娶太公好友、同为张之洞幕僚的杭州才子周粟斋之三女周琴绮为妻,这便是从小把我带大,识书迭礼,一生善良,语不高声,教我习字画画,我对其依赖甚深,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