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王阳明业师及与吴伯通的交往和学术承继(其一)

时间:2024-06-28 15:56:00   作者:云岫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360   评论:0
内容摘要:王阳明业师及与吴伯通的交往和学术承继(其一)云岫【摘要】明清科举时代的业师有多种称谓,大致可分为三大类别:一是朝夕侍教者,曰受业师;二是有所请益质问者,曰问业师;三是各级科举考试的考官,曰受知师。“受知”即受人知遇之恩,故受知师又可细分为保举师和拜门师。据现存史料考知,王阳明在青......

王阳明业师及与吴伯通的交往和学术承继

(其一)

云岫

【摘要】明清科举时代的业师有多种称谓,大致可分为三大类别:一是朝夕侍教者,曰受业师;二是有所请益质问者,曰问业师;三是各级科举考试的考官,曰受知师。“受知”即受人知遇之恩,故受知师又可细分为保举师和拜门师。据现存史料考知,王阳明在青年时曾经历过多位业师的传授和教诲,诸如:弘治二年(1489)十二月王阳明在归越途中特地经江西上饶拜谒当时的大儒娄谅先生,可谓是问业之师;王阳明在参加弘治五年(1492)八月浙江乡试前的两年和弘治六年(1493)年三月会试下第后进入国子监学习前的数月,分别在父亲王华、岳父诸让那里朝夕侍教,其间所授为科举之业,故亦为受业之师;又在国子监学习的四年间,王阳明以“举监”的身份入监,亦曾受教于多位业师,其中北京国子监祭酒林瀚是级别最高的受业之师。王阳明还有一位受知师,即直接简拔他出仕的一代真儒——吴伯通。王阳明一佚札《奉石谷吴先生书》,作有“实以受知过深,蒙德过厚,口欲言而心无穷”之语,知吴伯通为其“提学考”的受知之师;文中王阳明还自称“居先生门下”,即又可称其为拜门师。束景南先生将吴伯通其人释为成化十九年(1483)王阳明在京师时的塾师,系误考。其实,在弘治二年(1489)十一月,吴伯通调任浙江提学副使即提学官,又称督学,其任务之一是巡视省内各府、州、县学,选拔参加乡试的生员和入贡国子监学习的监生。王阳明以增广生的身份参加壬子科浙江乡试,这其实与吴伯通在督学余姚市学时亲自考录破格选拔有关。王阳明还多次接受吴伯通的考校并前往杭州贡院聆听其“理学心脉”讲解和关涉性理”的教诲,这为以后王阳明“心即理”的龙场开悟、“知行合一”“立志说”“致良知”以及晚年“万物一体”等的思想形成和学术继承都有着密切的关联可见,王阳明在《奉石谷吴先生书》中称吴伯通为“名儒硕德”“大贤君子”,自然亦在情理之中。

【关键词】王阳明;业师;问业之师;娄谅;受业之师;王华;诸让;林瀚;受知之师;吴伯通;学术承继

 

一、王阳明的问业之师娄谅

 

我国科举时代的莘莘学子,大都经历过多位业师的传授和教诲,其称谓根据授业情况的不同,又可细分为多种类别。清末民国初期的文人徐珂1869-1928所编《清稗类钞·师友类》就单独记有“师之类别”一节,将科举的业师分为受业师、问业师、受知师三大类,并对其有一番详尽的阐述,其文摘录如下

科举时代之师,类别颇多。曰受业师,朝夕侍教者也。曰问业师,偶诣函丈,有所请益,有所质问者也。曰受知师,则或为县、府、道试之主试官及其阅卷主任,或为科岁主试之学政,或为优拔主试之学政,会考之巡抚,或为乡会试之主考、房考,或为朝殿考试之阅卷、读卷各大臣,或为书院之山长、监院是也。1

而就“受知师”类而言,徐珂则又将其进一步细分为“保举师”和“拜门师”:

有所谓保举师者,则惟仕宦中人有之。属吏受知于上官,为之具疏保荐,俾晋升阶,如是而小之得以给衣食,大之得以恣贪婪,感激涕零,欲奉之为父,厕身义子之列而不得,于是加以夫子之称谓,而尊之曰师。……

此外又有拜门之师,亦厕于受知之列,其实初固不相识也,且不必计其人之言行何如。即其辈行下于己,年龄少于己,但须为当代之显宦,足以为奥援、利汲引者,即可丐人介绍,肃衣冠,具财物而往谒之。见必叩首无数,呼之曰老师,而著录称弟子矣。2

上文编撰者徐珂其所记述的师生关系尽管略含讥贬,但还是大体反映了科举时代特别是明清时期受业者从师就学以及官场拜谒的社会现状。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从童蒙、少年、青年和入仕等一路走来,都不免会遇到各式各样的老师和尊长。出生于明中叶的王阳明青年时期也受教于多位业师,他们分别是娄谅、王华、诸让和林瀚等。若按上述的师类划分法,娄谅可谓是王阳明的问业之师。

王阳明与娄谅的问业事迹,据记载王阳明是在弘治二年(1489)十二月的一次归越途中,特地经江西上饶拜谒了当时的大儒娄谅。娄谅(1422-1491),字克贞,号一斋,江西广信上饶人,景泰四年(1453)中举,天顺七年(1463)会试登乙榜,任四川成都府学训导仅两个月,即谢病而归。乙榜在明代文献中多指会试副榜,即往会试各房所取卷,拘于会额而不能尽收者,则登为乙榜。明代有会试副榜之制,中副榜者可入监读书或任教职,故娄谅登乙榜后出任成都府学训导。娄谅早年有志于圣学,拜师吴与弼1391-1469门下,其学以居敬穷理为主,收放心为居敬之门,以“何思何虑、勿忘勿助”为居敬要旨。一般记述王阳明早年曾受业于娄谅的史料,《明史·娄谅传》仅载“王守仁少时,亦尝受业于谅”3一句,只是这“少时”的时间概念实在太过于模糊了。关于王阳明拜谒娄谅的时间,现存史料还有两种说法:一种是黄宗羲在《明儒学案·教谕娄一斋先生谅》中的记载:

文成年十七,亲迎过信,从先生问学,相深契也。则姚江之学,先生为发端也。4

这一说法是王阳明十七岁时,在离越赴南昌的“亲迎”路上,即旧俗结婚时新郎到女家迎娶新娘的途中,经过江西广信府上饶拜谒娄谅。另一种说法是王阳明十八岁时,在归越途中谒见娄谅,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王阳明年谱》中的记载:

(弘治)二年己酉,先生十八岁,寓江西。十二月,夫人诸氏归余姚。是年先生始慕圣学。先生以诸夫人归,舟至广信,谒娄一斋谅,语宋儒格物之学,谓“圣人必可学而至”,遂深契之。5

王阳明问业娄谅,仅是树立了“圣人必可学而至”的自信。而《明儒学案·教谕娄一斋先生谅》中言“姚江之学,先生为发端”,恐非,发端者应是另有其人。黃绾所撰《阳明先生行状》复载为:

明年(弘治二年),还广信,谒一斋娄先生。异其质,语以所当学,而又期以圣人,为可学而至,遂深契之。6

而湛若水《阳明先生墓志铭》则写得比较中性,不言离越和归越。此处的“十七年”盖为足岁,其虚岁应为十八岁:

十七年闻一斋“圣人可学”之语。曰:“其有所启之矣!”……志学逾二,广信馆次,娄公一言,圣学可至7

王阳明于弘治元年(1488)七月离越赴江西南昌“亲迎”,这一事迹《王阳明年谱》记载较为详细:

弘治元年戊申,先生十七岁,在越。七月,亲迎夫人诸氏于洪都。外舅诸公养和为江西布政司参议,先生就官署委禽。……二年己酉,先生十八岁,寓江西。8

“委禽”即古代婚礼迎亲时男方要向女方送雁作为聘礼。《王阳明年谱》载王阳明“在越”,王阳明先返回绍兴越城光相坊,然后于该年七月赴南昌迎亲。但有一点颇令人费解,《王阳明年谱》既然说是迎亲,却在江西布政司官署中完婚,并且还在岳父官署寓居一年半时间。若按绍兴一带的风俗习惯,王阳明在江西南昌成婚,实际上颇似做了诸家的上门女婿。还是黃绾在《阳明先生行状》中的记载说了真话,说并非迎亲,而是奉命成婚:

年十七,至江西,成婚于外舅养和诸公官舍。9

其实,王阳明十七岁那年,是因岳父诸让的一封书信,才结束了在京师私塾的学业。据王阳明写的《祭外舅介庵先生文》所述:

弘治己酉,公参江西,书来召我,我父曰:咨,尔舅有命,尔则敢迟?10

己酉”是弘治二年(1489)的干支纪年,系王阳明误记,应为“戊申”。这里可作这样理解:弘治元年(1488),王阳明岳父诸让自江西南昌发信至京师,与王华商议召王阳明来南昌成婚之事。王华时在京师任经筵官,并参与修撰《宪庙实录》,因脱不开身,就让儿子遵诸让之意,急速归越准备纳采和亲迎南昌事宜。而王阳明自“格竹”失败后,就开始对追求“圣人之道”丧失信心,修习举业也不甚用心。婚后寓居南昌期间,王阳明的思想仍十分驳杂,出入于“佛道二氏”之学,常与铁柱宫道士谈养生和修炼“坐忘”道门,唯一有收获的是书法进步很大。由此可推,王阳明应是弘治二年(1489)十二月自南昌出发的归越途中,经江西上饶时才去谒见娄谅问业。若是弘治元年(1488)七月,王阳明离越赴南昌的迎亲途中拜谒娄谅并获得教诲,那他在南昌期间就不可能再有诸多放逸不羁的行为了。

王阳明拜谒娄谅,其所问业的还是“宋儒格物之学”。娄谅生于永乐二十年(1422),比王阳明祖父王伦(1421-1490)小一岁。当时娄谅六十八岁,王阳明十八岁,两人好似爷孙一般,年龄正好相差50年。一老一少两人经过几天的请教和论学,谈得十分投合默契。王阳明从中深受启发,点燃了对“圣人必可学而至”的坚定信念,同时他也迎来一个重大的思想转折。娄谅对王阳明的影响几乎可以说立竿见影,自拜谒娄谅回家后,王阳明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此事亦见于《明史·王守仁传》,其中载有:

守仁天资异敏。年十七谒上饶娄谅,与论朱子格物大旨。还家,日端坐,讲读《五经》,不苟言笑。11

王阳明之所以特地到上饶谒见娄谅,除了因为娄谅齿德兼隆、名望高昭外,更吸引人的是娄谅的讲学在当时社会上的影响,其弟子夏尚朴在《娄一斋先生行实》中就称其议论慷慨能循循善诱、启发人智听者忘倦:

时先生声闻已著,前后郡守皆知其贤,往往偕僚佐候之,先生皆不服谒,惟俟其初至及解任去时,往途次一拜而已。……议论慷慨,善开发人,听者忘倦。贤士大夫有道信者,必造其庐请教,至有终日不忍去者。12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是与娄谅长子娄性的引荐有关。 卓有两个儿子,长曰娄性,次曰娄忱。娄性与王华为同科进士,相交甚契。赵宽(1457-1505)作的《白驹联句引》载有这方面的交往:

《白驹联句》者,春坊谕德王君德辉,饯其友娄君原善于私第,席上诸公话别往复之作也。诗凡十七首,题之曰“白驹”者,取《诗》人“絷之维之,以永今夕”之义。惜君之遂去,而幸君之少留也。盖娄君以进士历官南京兵部郎中,直道自将,勇于有为,权臣疾之,竟坐落职。久之,公论渐回,遂得冠带归田。而德辉,君之同年友,且同甲子,相善也,故有时会。在座者,春坊中允张天瑞,赞善费子充,翰林编修徐某,检讨毛维之,刑部副郎傅日彰,吏部主事杭世卿,暨德辉之冢器、乡进士守仁也。而予亦以年家之末预焉。诗既成,德辉谓予宜书其简首,遂述联咏之由为之引。弘治丙辰六月廿日。13

赵宽,字栗夫,世居吴江(今江苏吴江)之雪滩,因号半江。成化十三年(1477)举人,成化十七年(1481)进士,会试第一名。历任刑部郎中、浙江提学副使,卒于广东按察使任上,终年四十九岁,著有《半江赵先生文集》。该文集王阳明还作《半江赵先生文集叙》,序文中记有“先生与家君龙山先生为同年进士,故守仁辱通家之爱,亦以来是为知先生矣14之语。王华这次饯行娄性的“联句诗会”发生在弘治九年(1496)六月,时王阳明第二次会试下第,故仍以“乡进士”这一举人的别称相称,王阳明时亦在京师的家宴现场。其时虽距娄谅去世已有五年,但王华与娄性早在成化十七年(1481)高中进士之时就已结交成为挚友。可见,王阳明是弘治二年(1489)十二月在归越途中前往江西上饶谒见娄谅先生的,其中亦有其父辈的交情在。不然,一个年轻后生贸然前往拜访,大概也是不太会受人待见的。

 

 

二、王阳明的受业之师王华、诸让和林瀚

 

王阳明在中举乃至中进士之前,若细加梳理,确有几位代表性的业师。就“朝夕侍教者”而言,父亲王华按理当属受业之师。王华在中状元之前,本来就是一个有近二十年经历的塾师,其间也曾数度参加过乡试,对于举业很有实战经验。他主治《礼记》,讲解参悟,颇有心得。据明顾鼎臣撰《明状元图考》记载:

状元王华。成化十七年辛丑廷试赵宽等三百人,擢王华第一。按王华字德辉,号龙山,浙江余姚人。华家素贫,尝访亲于杭,同舟有五庠生讲论,华哂之。庠生怪问,华破其讲,非是。众初甚忽之,及闻其言,遂加敬,延于家教授,四方争延讲《礼经》。15

王华是以擅长参讲《礼记》著称,并以从事研究《五经》之一的《礼记》一路顺利登科,直至状元。《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登科录》亦载有王华所《礼记》及其家族脉系简历:

 第一甲第一名  王华,贯浙江绍兴府余姚市,民籍。儒士。治《礼记》。字德辉,行二,年三十六,九月二十九日生。曾祖与准。祖杰,国子生。父天叙。母岑氏。具庆下。兄荣。弟衮、冕、黼、黻。娶郑氏。浙江乡试第二名,会试第三十三名。16

王华是民籍,其祖上三代及同辈兄弟前已交代清楚,但弟辈中“冕、黼、黻”三人应为其叔父王粲的儿子,均系堂弟。其中王冕《王阳明年谱》所载的与王阳明共同受业王华的同学。王华于成化十六年(1480)八月以《礼记》“经魁”高中浙江乡试第二名,次年春二月礼部会试第三十三名,廷试为状元。

弘治三年(1490)正月下旬,王华接到丧父的噩耗即归余姚老家,在营治丧葬之后,有一段时间曾筑庐住在墓旁循礼哀哭守孝。王华在丁忧期间,利用余暇还专门做了王阳明等人的科举业师。其事迹《王阳明年谱》有详载:

明年(弘治三年)龙山公以外艰归姚,命从弟冕、阶、宫及妹婿牧相与先生讲析经义。先生日则随众课业,夜则搜取诸经子史读之,多至夜分。四子见其文字日进,尝愧不及,后知之曰:“彼已游心举业外矣,吾何及也!”先生接人故和易善谑,一日悔之,遂端坐省言。四子未信,先生正色曰:“吾昔放逸,今知过矣。”自后四子亦渐敛容。17

王阳明深受娄谅之教及祖父竹轩翁去世的变故后,一改过去“放逸”“善谑”的习气,能够“端坐省言”“日则随众课业,夜则搜取诸经子史读之”。这段时间,王阳明非常勤奋,与三位叔父冕、阶、宫及姑夫牧相等五人共同从学于父亲王华,其受学从弘治三年(1490)下半年起到弘治五年(1492)八月乡试前止,时间大约为两年,所受的教育为举子之业。

王阳明一开始在京城曾读过几年师塾,也没有正儿八经地参加过生员考试,回余姚后以“增广生”的身份在余姚市学就读过。王阳明的业主要是凭王华在丁父忧期间以其对《礼记》的深厚功底,经过两年的悉心教诲,才使得王阳明的举业程序日见圆熟。在弘治五年(1492)八月参加浙江壬子科乡试中,王阳明亦是因治《礼记》而一举高中。可见,王华是王阳明名副其实的受业之师。

王阳明还有一位受业师,其岳父诸让(1439-1495),其事迹史料所载不多。《姚江诸氏宗谱》载有其生平简历:

诸让,字阳和,号介庵,成化四年举人,成化十一年进士。历任南京吏部文选司主事、吏部员外郎、吏部郎中,江西布政司左参议,山东布政司左参政。诰授中大夫。配张氏,诰封淑人。诸让有子綋、絃、缉、经,长女适王守仁,幼女配谢丕。侧室周氏,生子绣。诸让正统己未七月生,弘治八年正月卒。18

而有关诸让的科第事迹,《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登科录(上)》亦载为:

第二甲第六十五名诸让,贯浙江绍兴府余姚市,官籍。国子生。治《礼记》。字养和,行十一,年三十七,七月十二日生。曾祖和仲。祖胜宗。父浩,封刑部主事。母方氏,赠太安人;继母叶氏。严侍下。兄谔;正,按察司佥事;詠;譓;谏,贡士。弟谧。娶张氏。浙江乡试第三十四名,会试第五十六名。19

诸让,字养和,号介庵。系官籍,又是国子监生,科业功底十分深厚,所治亦是《五经》之一的《礼记》,与王华所治相同。诸让的仕宦经历:明成化四年(1468)举人,成化十一年(1475)进士,历任南京吏部文选司主事、员外郎、郎中,江西布政使司左参议,山东布政使司左参政,诰授中大夫。

诸让弘治八年(1495)正月去世,王阳明接到噩耗后作有《祭外舅介庵先生文》。题中的“外舅”是对岳父的另一种称谓,王阳明曾有一年半时间在南昌就婚于女家,也可称为“赘婿”。《孟子·万章下》:“舜尚见帝,帝馆于贰室。”赵岐注:“谓妻父曰外舅,谓我舅者吾谓之甥。尧以女妻舜,故谓舜甥。”因而王阳明在文中自称“甥”,其实并非真正的“甥舅”关系。如祭文首句的抬头“维弘治八年,岁次乙卯,夏四月甲寅朔,寓金台甥王守仁帅妻诸氏南向泣拜,驰奠于故山东布政使司左参政岳父诸公之灵”20,即可知此祭文王阳明作于弘治八年(1495)四月,地点“金台”即黄金台,原为战国时期燕昭王为招贤纳士所建之土台,后泛指古燕都北京。王阳明其时正在北京国子监读书。

王阳明《祭外舅介庵先生文》复载有:“甫毕姻好,重艰外罹。公与我父,相继以归。”21可见,弘治二年(1489)十二月王阳明偕诸氏夫人归越的原因有二:其一是探视病危中的祖父王伦;其二是岳父诸让在江西布政使司左参议任上亦遭丁忧,已先于王阳明提前返回余姚了。直到弘治五年(1492)八月王阳明中举后,即有了次年二月在京师礼部参加会试的入场券。其时王华尚在丁忧期,而岳父诸让则已服满,即将返京复职。这在《祭外舅介庵先生文》中又载其事:

公既服阕,朝请于京,我滥乡举,寻亦北行。见公旅次,公喜曰:“甥,尔质则美,勿小自盈。”南宫下第,我弗我轻,曰利不利,适时之迎,屯蹇屈辱,玉汝于成。22

岳父诸让与王阳明在赴京的旅途中相见,并在逗留期间岳父告诫王阳明,你的天赋资质虽好,但也不要因乡试高中而骄傲自满;而到第二年三月王阳明会试落第后,诸让则对他以《周易》中的“屯”“蹇”二卦作另一番劝勉。屯蹇两卦虽都表示遇困顿险阻而难进,但亦蕴含不甘屈辱、奋勇抗争的智慧。

王阳明还在《祭外舅介庵先生文》中透露了从学岳父诸人数月的信息:

拜公之教,夙夜匪宁。从公数月,启我愚盲。我公是任,语我以情,此职良苦,而我适丁。予谓利器,当难则呈。公才虽屈,亦命所令。公曰:“戏耳,尔言则诚。”临行恳恳,教我名节,踯躅都门,抚励而别。孰谓斯行遽成永诀。23

王阳明经历了会试初次失利后,岳父诸让在京师对他的数月教诲,因同治《礼记》一经,故对之的阐发肯定是只有加益,并不相悖。诸让在京城会馆带职数月后正式起复,被任命的最后一个职位是山东布政使司左参政。诸让赴山东上任前在京师都门与王阳明临别时的安抚和鼓励——“临行恳恳,教我名节”,应是其发自内心的情感流露。毕竟诸让对王阳明的举业和进入国子监前的殷切教诲颇为有益,以至于王阳明在祭文中对岳父饱含深情、感激涕零。由此可知,诸让亦可谓是王阳明的科举业师。

王阳明第一次会试下第后,以举人的身份入监即“举监”进入北京国子监学习。在国子监就读学生一般称为监生,以其出身身份的不同,可分为官生和民生两大类;以入学途径的不同,又可分为荫监、举监、贡监、例监四类。其中荫监包括官生和恩生两种,官生是指按父祖官品蒙恩入监者,恩生是父祖以身殉国故蒙恩入监者;贡监是地方府州县学向国子监贡送的生员,也称“贡生”;例监是指以纳马、纳粟、纳银等方式入学的生员。在国子监读书的事迹,尽管《王阳明年谱》只字未提,但王阳明于嘉靖三年(1524)所作的《程守夫墓碑》中还是透露出了若干信息。其文撮要如下:

吾友程守夫以弘治丁巳之春卒于京,去今嘉靖甲申二十有八年矣。呜呼!朋友之墓有宿草则勿哭,而吾于君,尚不能无潸然也。君之父味道公与家君为同年进士,相知甚厚,故吾与君有通家之谊。弘治壬子,又同举于乡,已而又同毕业于北雍,密迩居者四年有余。……君之子国子生烓致君临没之言,欲予与林君利瞻为之表示。林君既为之表,而君之葬已久,志已无所及,则为书其墓之碑,聊以识吾之哀思。夫君者,不徒嬉游征逐之好而已。君讳文楷,世居严之淳安,其详已具于墓表。24

明代国子监的南北分设,缘起于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早在建国之初,明太祖朱元璋在南京就设立了国子学,后于洪武十五年1382)在鸡鸣山麓正式建立国子监——大明国子监。“靖难之变”后朱棣改年号为永乐,随即永乐元年1403将北平改为北京,在永乐二年(1404)又将北平郡学在元大都国子监的旧址上恢复和扩建为北京国子监,并置祭酒校长从四品、(相当于副校长正六品、监丞正八品、博士、典簿从八品等各一员。永乐十八年(1420)朱棣正式下诏迁都北京,同年十一月下令将北京国子监改为国子监,简称“北监”或“北雍”,而原在南京的大明国子监改称南京国子监,简称“南监”或“南雍”。文中的“北雍”即为北京国子监,而“密迩居者四年有余”即可知王阳明在国子监的读书时间为四年。王阳明和程文楷都属于举监这一类入监的。王阳明是弘治六年(1493)会试下第后进入北京国子监的。王阳明作《祭外舅介庵先生文》时正是他入监学习的第三年,其时尚未毕业。

王阳明是弘治六年(1493)会试下第后进入北京国子监的,而这年九月,王华服满返京升任右春坊、右谕德,充经筵讲官。墓碑主人“程守夫”即浙江淳安人程文楷,王阳明与他在国子监同时毕业。王阳明这一在北京国子监的就读经历,钱德洪在《王阳明年谱》中只字未提,不知为何?在与王阳明一起入学后来成为共同好友的除了程文楷外,还有林庭㭿,他们的父亲程愈、林瀚均与王华友善,一为同年,一为同事。王阳明《程守夫墓碑》文末提到为程文楷作墓表的友人“林君利瞻”即为林庭㭿(1472-1541),字利瞻,别号小泉,福建闽县人,此人与王阳明、程文楷均为国子监同学兼好友。据《明史·林瀚传》记载:

林瀚,字大亨,闽人。……瀚举成化二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再迁谕德,请急归。弘治初,召修《宪宗实录》。充经筵讲官。稍迁国子监祭酒,进礼部右侍郎,掌监事如故。典国学垂十年,馔银岁以百数计,悉贮之官,以次营立署舍。师儒免居,由瀚始。……庭㭿,字利瞻。瀚次子也。弘治十二年进士。授兵部主事。历职方郎中25

林庭㭿亦于弘治十二年(1499)举进士第,与王阳明既是同龄,又是国子监同学、己未科同年进士的关系。林瀚1434-1519),字大亨,号泉山,成化二年1466)举进士,授庶吉士,后授编修、修撰;成化二十二年1486任左春坊、左谕德弘治元年1488召修《宪宗实录》,兼经筵讲官;弘治三年1490晋升国子祭酒弘治九年1496礼部右侍郎,仍管理祭酒事,弘治十二年1499吏部侍郎,第二年升南京吏部尚书。从林瀚的仕宦经历看,弘治元年1488经筵讲官,此期间与王华为同事,共修《宪宗实录》。林瀚又在弘治三年1490至弘治十二年1499的十年间任国子监祭酒,这期间正是王阳明入监就读的时候,且林瀚是王华的同事,其次子林庭㭿又是王阳明的同学兼好友。

从国子监学制四年的制度看,王阳明在国子监是顺利毕业的。因为进入国子监就读的学生必须先入初级班即正义堂、广业堂、崇志堂学习,一年半以后学业通过者升入中级班即修道堂、诚心堂学习;再过一年半合格者升入高级班即履行堂学习,进入高级班后采用积分制,按月考试,一年内积满八分及格者,方可候补为官。可见,在北京国子监学习的四年间,从就读的初级班、中级班到高级班,王阳明受教于多位受业之师,如在国子监任职的司业监丞、博士等,其中祭酒林瀚是级别最高的科举业师。

 

 

、吴伯通其人及履职浙江的事迹

 

吴伯通1441-1502),字原明,号石谷,四川广安人,著有《石谷达意稿》存世。吴伯通弟子王瓒撰《吴石谷先生神道碑铭并叙》则详载其仕履生平,今撮文如下:

先生讳伯通,字原明,号石谷,其先居湖广之通城。有曰必大者,为晦翁高第弟子。高祖天寿,元末避红巾贼乱,转于蜀,来广安。曾祖海、祖友能并有隐德。父辅封大理右评,母辛氏,封孺人,以正统辛酉四月已己巳日,生先生龙溪之里第。幼有奇质,经书过目不忘,尝侍父学于州廨,州守柴良见而试之,大称奇赏,因令入学。天顺壬午举于乡,考官阅其文,惊曰:“不意场屋中有若是之邃于《易》者!”因梓其文。癸未春捷南宫,又梓其文。甲申赐进士第,拜大理寺右评事,疏乞归省,诏许之。后考转寺副。成化乙未,升河南按察佥事。丁酉监试汴闱。时朝议先生学问绝人,遂赐玺书,提督学政,在河南八载。时浙中提学缺员,少师晦庵刘公奏授副使,往其事,在浙七年。转云南按察使,未几,改贵州镇巡。诸臣并列治状及德学之盛,荐于朝,而先生之去志决矣!戊午冬,上疏乞归。居家三年。为寿藏于鹄山祖墓之右,忽有星如斗,昼陨秀屏之阴,后数日,先生疾作。一日,秉烛自书其赞,略曰:“仁之居廓然,义之路坦然,此天之所以予我者,与圣贤而同然。”门人故旧问疾不答,但指观赞而已。州里不问亲疏贤愚,咨嗟悲悼,哭于室、唁于途者,络绎不绝。时弘治壬戌三月十八日也,年六十有三。配欧氏,封孺人,子荐为州学生,世其家学。荐卜以次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归窆焉。26

王瓒(1462-1524),字思献,号瓯滨,温州永嘉县人。初授翰林编修,参与纂修《大明会典》,后王瓒一直在翰林院、国子监及礼部任职,官至礼部右侍郎,卒年六十三岁。钦命追赠礼部尚书,赐谥文定,并加赐“三朝宠命”表额一方。王瓒师从于吴伯通,其文作于正德六年(1511)任南京国子监祭酒之时。

《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登科录(上)》之“明天顺八年进士登科录”亦载有吴伯通的科举详情,其乡试、会试、殿试“三考”排名较前更为具体:

第三甲第八十九名 吴伯通,贯四川顺庆府广安州,民籍。州学广生。治《易经》。字原明,行一,年二十四,四月初三日生。曾祖海。祖友能。父辅。母辛氏。具庆下。兄伯良。弟伯淳。娶欧氏。四川乡试第三名,会试第十五名。27

由上史料可知,吴伯通的仕宦经历大致为:天顺六年(1462)四川乡试中举第三名,天顺七年(1463)春礼部会试第十五名,天顺八年(1464)殿试三甲进士第八十九名。初除授大理寺右评事,历右寺副,在京师十一年;成化十一年(1475)由大理寺右寺副升河南按察司佥事,成化十三年(1477)监试汴闱,主考河南乡试,成化十四年(1478)年起升任河南提学官,在河南任职八年;弘治二年(1489)十一月起复职河南提学官,旋即调任浙江按察使副使兼提学副使,督学浙江,任职七年;弘治九年(1496)四月升任云南按察使,至弘治十年(1497)二月由云南按察使转任贵州按察使,弘治十一年(1498)冬上疏乞归,至弘治十二年(1499)四月致仕回四川广安,弘治十五年(1502)三月卒于家。

又,据现存国家图书馆《石谷达意稿》之《甘棠书院记》所载获知,吴伯通还有一段在四川广安居家近六年的丁忧期,这在王瓒撰的《吴石谷先生神道碑铭并序》未见详载:

夫成化癸卯冬,余自汴台辍提学事,奔先君丧以归,甫祥,而母氏复见背,荐罹闵凶,苟存不死,废书久矣。再期而祥,而远近学徒稍稍有来者,以情事未平,未能与纵观诸经。姑取礼可读,相与讲习之。已而来者颇众,因买田墓前,以资祀养。适有隙地,背山而水,可庐。爰夷其垤而补其坳,谋作家塾,其上以居诸生,将即其中,教以学焉。28

“成化癸卯”即成化十九年(1483)冬,吴伯通丁父忧,后成化二十年(1484)母亲辛氏去世继续丁忧,至弘治元年(1488)冬服阙赴京,弘治二年(1489)谒选复职河南提学官。吴伯通这一将近六年的父母丁忧期,在《浙江等处提刑按察司副使臣吴伯通谨奏为陈情乞恩休致事》中亦有载述:

臣自天顺八年,叨恩赐同进士出身,除授大理寺右评事,历右寺副,升河南按察司佥事提刑。三年,以荐蒙恩,改提学。将六年,丁忧去任。又六年复任,五月三考满。又蒙恩升今职,奉敕巡视提督浙江等处学校。29

吴伯通在家乡广安丁忧时仍不忘办院讲学,先后建立了甘棠书院、井泉书馆和甘泉书院,教书讲学蔚然成风。复职不久,因浙江提学副使缺员,吴伯通于弘治二年(1489)十一月调任浙江按察使副使兼提学副使,履职七年。

在浙江任职的七年里,吴伯通以学校教育和地方文化建设为己任,到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拓展祭祀刘允升、施全的翊忠祠以纪念忠臣义士。吴伯通通过榜样的力量来教化百姓,如《钦差提督学校浙江等处提刑按察司副使吴为崇祀乡贤以励风俗事》的呈文就开宗明义写道:

照得杭、嘉、宁、绍等府并属县,其间有古今多贤处,亦有人才间出处,其人或以德行闻,或以功业显,或以节义着,或以文学称。所谓乡先生足为后学师法礼,皆得祀于乡,以故各处学校中皆设有乡贤祠堂,以祀其乡古今名贤。以前四者流芳史册,遗泽乡邦者,使后生游息于中有所观感兴起,庶几乡有善俗,世多良才,其为教化裨益,盖非小补。30

吴伯通向朝廷上疏入选乡贤祀学校祠堂以励风俗的选拔标准,这一率先在浙江试点的做法,为后来全面推广“乡贤制”开了先河。自此之后,地方志书编纂者始设“乡贤”条目以志其事迹成为惯例。

第二件事是扩建杭州尊经阁。尊经阁始建于永乐年间,因其“旧且敝”废弃不用;在弘治四年(1491)秋,时任按察使的于大节和提学副使吴伯通协力修葺杭州府学并扩建尊经阁;弘治五年(1492)春建成后,吴伯通撰有《杭州府儒学复建尊经阁记》,其中就载有:

既具,乃卜乃选幕官才者,督工徒,拓旧址而广之,作楼六楹,其间五经。始于辛亥秋,至壬子春,工告讫,功其成也。崇高闿爽,气势巍然,与南山对峙,为宾主登之,可以远眺望而豁心神,爰置庋置椟焉,捧赐书而藏之,俾学之师,帅其弟子员,旦昼登而启卷讲授于中焉。31

除此之外,吴伯通的精力重点主要放在选拔人才上,这也是他作为提学副使的职责所在。提学副使即提学官,是明朝省级教育行政长官,其职责在于监督明代儒学教育的实施和教育成效的测定,提学官并不是教官,也不接受礼部的领导,只是作为省级学政的监督者出现,故又称督学。其任务之一是巡视省内各府、州、县学,检查教学质量,选拔进入国子监学习和参加乡试的生员。

在谨教严考上,明朗英所撰《七类修稿》中作有这样的记述,则是充分体现了吴伯通的校考作风:

弘治间,浙省提学副使西蜀吴伯通,淳朴而能约,天下推为第一士子,专取功夫。时科场初学,多不敢作文,为其罢出者众。群往御史台求试,御史复发吴公,吴出题“鼋鼍蛟龙鱼鳖生焉论”,乃一“滚出来”,且皆难于措辞,而论又涉于性理,然取者无几,而甚为吴所辱焉。有嘲之者曰:“三年王制选英才,督学无名告柏台。谁知又落吴公网,鱼鳖蛟龙滚出来。”闻者绝倒。32

吴伯通被推为天下第一士子,这是他在浙江主持选考时的一则笑话。其实,吴伯通不是有意与这些生员过不去,而是为了引导科场的初学者要在作文上勤学苦练,从学问的根底上下苦功夫。弘治六年(1493)严州知州李德恢主持完成了严州儒学正殿,弘治七年(1494)请吴伯通作《严州府儒学夫子庙重修记》就言及乙卯科“大比选贤”之事:

弘治癸丑冬十有一月,知严州府事东安李侯叔恹修儒学夫子庙,功成,府教梁君璋率同官谒予记。时考业事方殷,未暇为也。越又明年,乙卯,大比选贤毕,稍有暇,始为记之。33

吴伯通在选拔人才上的政绩,主要体现在任职浙江提学副使期间的两次乡试:即壬子科和乙卯科。弘治五年(1492)壬子科乡试是吴伯通上任以来的首开科考,据现存上海图书馆藏《弘治五年浙江乡试录》(明弘治刻本)记载,弘治五年(1492)年壬子科中式举人共90名。是科开考之前,吴伯通作了大量的准备,从发公款修葺考场、校录文章再到校考确定科考人才,这在他撰的《浙江乡试录序》中即有载述:

皇上龙飞之六年,天下复当大比兴贤。先是,巡按监察御史某诹于藩臬,发公帑,葺文场,走□四方,聘某以较文章典试。期且至,又会集提学副使某所取十一郡士小试之,汰其繁,取二千二百有余人,入院试之,至于再,至于三,而加严焉。试已拔其尤九十人以贡上国,爰第七姓名、邑里,列诸执事职名,并刻其文之纯为录,以献而传焉。某僭序其端。34

吴伯通为选拔人才,先从“取十一郡士小试”再到“入院试”最后“至于三”进行严加校考。他还在《浙江乡试录后序》的文首表明为国求贤的殷殷之意:

圣人临御之五年,岁合壬子,又当开科。天下之士鼓舞,变化于盛德纲纪之中,济济俊乂咸怀帝臣之愿。浙,大藩也。故士之就试者,多至二千有奇。诸臣工有事场屋者,自监临暨提调监试,下逮吾辈,百执事,夙夜勤励,罔敢懈弛,期得真才,以上副国家求贤之意。既三试,取士中试者九十人。遵定制也,乡书成,将献于朝,某于末简当有言。35

弘治八年(1495)乙卯科乡试,吴伯通亦作有《浙江乡试录序》,他发“誓以天地之心”来从事这件事,“无容私”,其文摘录如下

浙为天下首藩,人才尤盛。今年复当大比,先是巡按监察御史冯玘仰体皇上求贤盛心,谋于镇守太监某,集藩臬诸重臣,访聘某等十人为考试官。至期,巡按监察御史某,受简命而来,总理其事。监察御史某主事,咸莅事于兹,相与赞襄,某等偕至。乃推藩臬四人司提调监试及诸执事皆慎选以充佥。誓以天地之心事事,无容私,爰合提学副使吴某所简试士二千有奇,围棘锁院试之,至于再,至于三,拔其尤九十人,遵制数也,录成将献。某当序其事于首。36

这从另一角度也可看出吴伯通因谨教严考、为国抡才而结出了累累硕果。今以弘治五年(1492)壬子科的考录为例略作一述析:

是科前三名为:第一名秦文,第二名胡世宁,第三名孙燧。王阳明为第七十名。据《弘治六年进士登科录》记载,乡试前三名均于第二年会试殿试中登科:秦文乡试第一名,会试一百八十二名,殿试三甲一百八十七名;胡世宁乡试第二名,会试一百八十一名,殿试三甲2二十八名;孙燧乡试第三名,会试一百八十名,殿试三甲一百五十八名。又据《弘治十二年进士登科录》记载,王阳明乡试第七十名,会试第二名,殿试二甲第七名。若按浙省各地区分布看,本科录取人数最多为余姚市12人,其次是慈溪市8人,其他府县有6人以下不等,涉及45个府县。若再以所治经典录取计:《诗》31人,《书》20人,《易》25人,《礼》9人,《春秋》5人。万历三十一年(1603)陈士元撰《皇明进士登科考》中《弘治五年壬子科》的中式举人在未来七科会试殿试中共有36人登科取仕。其中弘治六年(1493)10人,弘治九年(1496)8人,弘治十二年(1499)5人,弘治十五年(1502)4人,弘治十八年(1505)5人,正德三年(1508)年1人,正德六年(1511)3人。而这一壬子科浙江乡试,《王阳明年谱》亦载有其事迹:

弘治五年壬子,先生二十一岁,在越。举浙江乡试。是年场中夜半见二巨人,各衣绯绿,东西立,自言曰:“三人好做事”忽不见。已而先生与孙忠烈燧、胡尚书世宁同举。其后宸濠之变,胡发其奸,孙死其难,先生平之,咸以为奇验。37

万历《杭州府志·名宦》卷六十二亦载吴伯通的小传,言及其所简拔的门生,只是漏载了王阳明的名字:

吴伯通,字原明,四川广安州人。天顺甲申进士。弘治三年擢浙江提学副使。殚精百家,尤粹于性命之学。严立科条以督诸士,诸士亦严事之。甄别精当,善奖进入,如胡端敏、孙忠烈、秦从简辈,皆识拔于畴伍中,以国器期之,后皆树忠节,以功德知名当世。38

又,光绪《淳安县志·人物志二》卷之十“文苑”记载:

程文楷,字守夫。颖敏好读书。督学吴伯通奇其文,擢冠两浙。领弘治五年乡荐。与王守仁、林庭㭿友善,赓和盈几,着有《方丈集》《松柏稿》《春崖杂稿》。39

壬子科主考官系直隶真定府藁城县儒学教谕罗璧,他也在《浙江乡试录序》中记有“乃合提学副使吴伯通所取十一郡之士二千二百有奇,三试之”语,知吴伯通先后主持“三试”选考,才选定2200余名生员有资格参加乡试,而中试者90名,录取率仅为4%,可谓都是凤毛麟角。是科吴伯通选拔了众多“以国器期之,后皆树忠节,以功德知名当世”的人才,诸如秦文、胡世宁、孙燧、魏朝端、陈璠、郑满、张文渊、陆偁、姚谟、高台、程文楷等36人,均中进士登科第,后来也大都成为王阳明的好友。(未完待续)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